Android 在中国十分流行,按操作系统市场占有率来看,统治着接近9成的市场。然而,同为Google旗下广受全世界用户欢迎的产品和服务,Google服务在中国却没有享受到同样的境遇。这一切,都源于2010年的春天。

彼时,无论谙熟商业之道的Google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怎样提出反对意见,都无法改变两位软件工程师出身的创始人让Google退出中国市场的决定。然而今天,施密特淡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塞尔吉·布林(Sergey Brin)也已将更多精力投身更前沿的尖端技术研究,2004年加入公司,曾执掌过公司内几乎所有重要产品和业务管理岗位的印度裔高级副总裁,Google第三号人物桑达尔·皮柴(Sundar Pichai)坐上了权力的宝座。

两次作为I/O大会Keynote主讲人的他已经是Google所有核心业务的实际控制人,带领Google 向「下一个十亿」(The Next Billion)市场进发的他,对中国的态度却不如他的两位老板当年那样固执。作为Google“首席产品经理”,皮柴更多关注的是如何用产品来改善更多人的生活,无论他们住在哪里。

在和科技媒体The Verge的一次专访中,皮柴向记者透露:我想让中国用户用上Google 服务。

由于特定的历史和技术原因,除了一部分广告业务和开发者支持之外,Google在中国并没有实体业务,Google搜索、地图、Gmail等核心产品和服务在中国无法使用,而在中国之外,随着Android操作系统的流行,Google服务几乎统治了全球大部分移动用户的手机。如果2010年春天事态没有向当时的方向发展,中国大陆本来可以成为Google下一个十亿的先发市场,华裔员工也有希望在Google内部拥有更高的地位。然而,现在,享受着这个优势的是印度裔员工,包括皮柴。

 

谷歌副总裁皮柴:我想让中国用户用上Google服务-老D

和他的老板相比,皮柴对于发展中国家市场对Google的意义有着更直观的理解。

“中国是一个可观、重要且独特的市场,我们对于在中国市场的投入非常重视。我们非常乐于为中国用户提供Google服务,但对于如何做到,我们需要进行缜密和完善的思考。我们对于新的可能性持开放态度,但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观望。”

“We are going to continue providing Android to the fullest extent possible in China, so we are incredibly excited. The market is a substantial market; it’s unique. So we deeply care about investing there. We would love to serve Chinese users with Google services as well, obviously. I think it will be a privilege to do that, but we need to be thoughtful in how we do it. We are open to newer approaches. We’ll have to wait and see.”

在Google所有花里胡哨的前沿项目能够商业化、大规模量产,并对核心的广告、移动分发业务收入形成替代之前,恐怕中国依旧会是Google最想去但最无能为力的地方。从商业的角度上,Google 当年恐怕做出了公司创立15年来最错误的一个决定。但跳出商业的范畴,我们并不因为此事怪罪Google,因为那正是让Google如此特殊和吸引人,被称作“谷人希”的原因所在。